首页 > 资讯 > 精选热门小说《苏玉禾江凛是苏玉禾江凛精品文》苏玉禾宝生全文阅读_(苏玉禾宝生)免费阅读

苏玉禾江凛是苏玉禾江凛精品文

时间:2024-04-02 21:52:47

完整版现代言情《苏玉禾江凛是苏玉禾江凛》,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,主人公分别是苏玉禾宝生,是网络作者“苏玉禾”精心力创的。文章精彩内容为:”苏玉禾靠着江凛:“凛哥,养孩子可真难啊,他笑的时候,我可以跟着笑,但是他一生病,我这心就七上八下的,宝生还那么小,到他长大,好漫长啊,不知道他还会发生什么事情……”江凛低头亲了亲苏玉禾:“不是还有我呢吗?咱们的孩子,我会跟你一起养啊。不管遇到什么,都有我。”苏玉禾心里稍微安定了些,靠着江凛打盹儿。...

>>>>《苏玉禾江凛是苏玉禾江凛精品文》在线阅读<<<<

精彩内容试读


看着宝生小小的身体被护士抽了半管血,苏玉禾恨不得抽的是自己的。 宝生被痛醒,掀开眼睛,没看见熟悉的脸,扁着嘴小声呜咽起来。 为什么不大声嚎,大概是没力气吧。 江凛拍了拍宝生:“哭啥呢,爸爸妈妈都在呢。 宝生听到声音,转过头,看见江凛,赶紧埋进江凛胸口,小声叫爸爸。 江凛单手抱着宝生的腿,一手拍着宝生的背,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。 宝生捂出了汗,头上黑黑的发丝湿黏在一起。 苏玉禾给他拨开,心疼地亲了亲宝生额头:“可怜的小家伙。 “妈妈……”小家伙
生烧是退了,但睡得没彻底安稳,时不时哼唧两声。
江凛看了眼表,晚上九点多。
七点多那会儿发现宝生发烧,折腾了两小时。
江凛妻儿都难受,自己也不好过,但他是男人,要安抚自己的妻子:“媳妇儿,烧退了就好了,那咱们再等等,再睡,对了,你期中考试的成绩是不是这周去上课就出来了?”
“应该吧,上周二就考完了。”
苏玉禾靠着江凛:“凛哥,养孩子可真难啊,他笑的时候,我可以跟着笑,但是他一生病,我这心就七上八下的,宝生还那么小,到他长大,好漫长啊,不知道他还会发生什么事情……”
江凛低头亲了亲苏玉禾:“不是还有我呢吗?咱们的孩子,我会跟你一起养啊。不管遇到什么,都有我。”
苏玉禾心里稍微安定了些,靠着江凛打盹儿。
强撑着的精神,一旦松懈,很快就睡了过去。
江凛把苏玉禾放平去睡,自己睡中间,注意着小床上的儿子。
他捏了捏宝生的手:“小家伙,让你妈妈担心了,快点好起来。”
第二天苏玉禾惊醒,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宝生。
宝生还睡着。
但脸色明显好了。
苏玉禾凑过去给他检查,没什么问题了,亲了亲宝生,再看时间,早上六点多。
还挺早,江凛没在屋里,不知道是不是去工作了。
江凛没去工作,是被苏泽明拉着去跑步,回来路上,两大老爷们儿,顺道儿把家里早点买了。
下午打算去学校时,宝生又开始低烧了。
苏玉禾直接跟曾羡久请了假。
曾羡久没有直接批假,问:“你生病了?要不要来医院看看?”

苏玉禾一顿,如实说了:“我儿子发烧,昨天退了,今天又反复,我不放心。”
曾羡久大手一挥:“带来协和医院看看,我在医院呢。”
苏玉禾没第一时间说话。
她这沉默的功夫,曾羡久以为她是自己会看,就不想送医院。
于是,曾羡久说话的语气严肃了两分:“我知道你学过医,但这不是反复了吗,上医院来看看吧,这个季节小儿多病,怕不是什么病毒感染。”
苏玉禾应声:“那我现在送医院去。”
曾羡久嗯一声:“这就对了,到了协和医院进来,在分诊台那里直接报我名字。”
苏玉禾一顿:“老师,我咋记得您不是儿科啊。”
“你先来就是了。”
挂了电话,曾羡久有些无奈,这个学生有时候是不肯占人一分便宜。
别人来医院,恨不得找人帮人,就算没有认识的医生,托关系都想找好的医生。
他明显要帮苏玉禾了,但苏玉禾竟还带犹豫的。
曾羡久除了开学见面那一节课,后面还没有上过课。
他属于是高级的教授,平时各种事情特别忙,新生前一两年基本没有课需要让他来上。
让他来上基础医学,那真是屈才了。
不过他虽然不上课,但作为班主任,还是知道班上学生情况。
那些老师时不时也会跟他反馈,这次考试的成绩也出来了,苏玉禾考了年级第一!
医疗系有五个班,苏玉禾进来的成绩本就厉害,医学基础考试更是名列前茅。
她身上那股劲儿,吸引了曾羡久注意。
这个学生,是个不错的苗子!
而苏玉禾这边,檀兰看着苏玉禾打电话,听着说要去医院:“现在去医院吗?”
“嗯,现在去。”
“好,小杨在外面呢,坐车去。”檀兰庆幸苏泽明让人开车回来了。
江凛给小小家伙穿多两件衣服,把可能用到的东西都装进包里背着。
苏玉禾看了看檀兰:“妈,你在家吧,我跟凛哥过去就行了。”
“我也去,”檀兰说,“我在家也没事儿,我过去看看有什么要帮得上的,你们两个小年轻,万一有遗漏的呢。”
苏玉禾没再坚持,几人一块到了医院。
苏玉禾按照曾羡久说的,到了医院大堂,直接去分诊台问:“护士同志你好,我找曾羡久医生。”
分诊的护士抬眼看了眼苏玉禾,又低下头去忙自己的东西,好像很忙一样,随口回答苏玉禾:“找曾主任?曾主任忙着呢,你有提前预约吗?”
“有,他让我过来的。”
病毒感染
护士听苏玉禾说有约了,抬头看苏玉禾的眼神多了几分认真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苏玉禾。”苏玉禾看着护士,“麻烦你了,护士同志。”
对方点了点头:“你等下,我去问问。”
没几分钟,护士小跑出来了,对苏玉禾笑了笑:“同志,曾主任在等你呢,你跟我来吧。”
“谢谢。”苏玉禾没纠结护士的态度变化,看了眼江凛,示意他抱着孩子跟上。
曾羡久有独立的办公室,苏玉禾以为是到了,曾羡久带她去找医生看。
没想到曾羡久诊室里还有另外一位女医生。
曾羡久看到苏玉禾,看了眼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大人,其中一个抱着小孩。
曾羡久站起来:“来了啊?”
他给苏玉禾介绍:“这是儿科主任,时红梅医生。”
苏玉禾礼貌问好:“曾老师。”
还有旁边那位女医生,苏玉禾没当看不见,恭敬地也叫了声老师好。
她作为一名医学生,任何一个前辈,她尊称一声老师都是没错的。
“不用整这些,红梅啊,你给小孩看看。”
苏玉禾心一惊,即便是听到对方身份是儿科主任时早有猜测,但猜想成真时,还是很惊喜。
又有些受宠若惊。
她以为最好就是曾羡久带她去插队。。
没想到曾羡久直接把儿科主任叫了过来。
时红梅站起来,对苏玉禾点了点头,看着江凛,指了屋里另外一张小床:“把孩子放上去,我检查看看。”
她又看向苏玉禾:“听说,昨天就发烧了?度数高不高?”
“不高,低烧。”
“没有喂什么药吧?”
“没。”苏玉禾自己作为医生,知道在治疗过程中最忌讳的就是隐瞒,她看了眼曾羡久,决定说出来,“医生,昨晚给我儿子扎了几针,降温了,今晚又反复,什么都没做。”
时红梅皱眉:“扎什么针?”
苏玉禾把自己扎的穴位都说了,也就是没有中药,不然苏玉禾觉得昨晚给宝生开一副,估计不会反复了。
时红梅严肃脸:“这不是儿戏吗?现在都是科学治疗,针灸那都是……”
曾羡久打断了时红梅余下的话:“赶紧先给孩子看看。”
时红梅以前是曾羡久带出来的,是曾羡久的学生,如今四十多岁,即便是儿科一把手,在老师发话时,她也得听。
看曾羡久情绪不激烈的模样,时红梅以为曾羡久知道苏玉禾针灸的事情,便没继续说。
时红梅给宝生检查过后,说:“还好,不过等下给他抽血检一下,最近好多个病毒感染发烧的幼儿,怕小孩可能也是,先抽血吧。”
檀兰和苏玉禾听说要抽血,心里难受的很。
苏玉禾喉咙跟沾了胶水一样黏住,说不出话。
时红梅:“带小孩去抽血吧。”
江凛把宝生抱起来,几个人又跟着出去抽血。
看着宝生小小的身体被护士抽了半管血,苏玉禾恨不得抽的是自己的。
宝生被痛醒,掀开眼睛,没看见熟悉的脸,扁着嘴小声呜咽起来。
为什么不大声嚎,大概是没力气吧。
江凛拍了拍宝生:“哭啥呢,爸爸妈妈都在呢。”
宝生听到声音,转过头,看见江凛,赶紧埋进江凛胸口,小声叫爸爸。
江凛单手抱着宝生的腿,一手拍着宝生的背,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。
宝生捂出了汗,头上黑黑的发丝湿黏在一起。
苏玉禾给他拨开,心疼地亲了亲宝生额头:“可怜的小家伙。”
“妈妈……”小家伙看见苏玉禾,再次瘪嘴,大双眼皮一眨,豆大的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啪嗒啪嗒。
苏玉禾哎呦哟地给他擦了眼泪:“掉金豆子了,妈妈抱哈。”
苏玉禾从江凛怀里把孩子抱过来,檀兰趁着空,给宝生喂点温水。
发烧最需要补水了。
因为有时红梅让人特别关照,宝生血检结果很快出来了:“是病毒感染。”
苏玉禾一顿,知道病毒感染对小孩来说,是很严重的,还好没有发生惊厥。
时红梅看了眼报告,再看看苏玉禾:“小孩的状况比想象中的好,或许是第一次发烧处理到位了,我给小孩开点抗病毒的药,明天要是不反复就没事儿了。”
“谢谢医生。”
拿了药,江凛去缴费。
苏玉禾和檀兰坐在儿科诊室里面。
儿科诊室,大大小小地孩子都有。
像宝生这样走路还没利索的,要大人抱的,还有一些会走路迈着小短腿的,还有一米三四的大孩子……
有些孩子难受得小声哼哼,也有大声喊叫的。
儿科这边环境真的有些闹。
苏玉禾想了想:“妈,咱们先出去吧。”
出了儿科门诊外面,檀兰忽然想起什么:“你那个曾老师,咱们是不是得去说声谢谢?毕竟麻烦了别人。”
“哦,对。”苏玉禾猛然惊醒,“我光顾着宝生了,忘记了,这样,妈,你在这儿等下,我去跟曾老师说一声儿。”
苏玉禾记忆力不错,很快找到了曾羡久的办公室。
她敲

小说《苏玉禾江凛是苏玉禾江凛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苏玉禾江凛是苏玉禾江凛精品文

苏玉禾 | 资讯 | 连载中

完整版现代言情《苏玉禾江凛是苏玉禾江凛》,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,主人公分别是苏玉禾宝生,是网络作者“苏玉禾”精心力创的。文章精彩内容为:”苏玉禾靠着江凛:“凛哥,养孩子可真难啊,他笑的时候,我可以跟着笑,但是他一生病,我这心就七上八下的,宝生还那么小,到他长大,好漫长啊,不知道他还会发生什么事情……”江凛低头亲了亲苏玉禾:“不是还有我呢吗?咱们的孩子,我会跟你一起养啊。不管遇到什么,都有我。”苏玉禾心里稍微安定了些,靠着江凛打盹儿。...

2024-04-02 21:52:47

大家都看
精选热门小说《冲破九重禁制后我无敌了畅销巨著》凌风许怜山全文阅读_(凌风许怜山)免费阅读 微微鸿气 | 资讯 奇幻玄幻《冲破九重禁制后我无敌了》震撼来袭,此文是作者“微微鸿气”的精编之作,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凌风许怜山,小说中具体讲述了:使劲浑身解数,凌风终于冲破重重禁制,按照那老头的说法,当他功法练成之日,就是他命根子回复之时。可是——怎么回事,说好的冲破冲破九重禁制后我就能无敌呢!...
姚蔚然郎坤(姚蔚然严睿畅销巨作)全本阅读_姚蔚然郎坤最新热门小说 姚蔚然 | 资讯 主角是姚蔚然郎坤的现代言情《姚蔚然严睿》,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,作者“姚蔚然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……轻松的氛围没过多久,郎坤端着一盘水果跑过来,挤进两个人中间,用牙签插着哈密瓜喂给姚蔚然说:“尝尝,可甜了。”“嗯。”姚蔚然边吃边点头,“确实很甜。...
顾盛阳沈如月《畅销巨著穿书后,我无痛当妈》完结版免费阅读_畅销巨著穿书后,我无痛当妈全文免费阅读 钱沐颜 | 资讯 热门小说《穿书后,我无痛当妈》是作者“钱沐颜”倾心创作,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。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盛阳沈如月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我穿书了,穿到了一本年代文里面。穿的还是一个女配,这女配放着自己可爱的宝宝不吸,帅气的老公不舔,一心扑在那渣男白月光身上。糊涂!真是糊涂!看我力挽狂澜!嘿嘿嘿嘿,冷面军官老公让我亲亲么么么么。嘿嘿嘿嘿,可爱萌宝让我亲亲么么么么。...
沈尧冰霍泽琛(畅销书籍半宠半爱:千金步步惊婚)全章节在线阅读_(畅销书籍半宠半爱:千金步步惊婚)完结版免费阅读 陌上雪夜 | 资讯 现代言情《半宠半爱:千金步步惊婚》,现已完结,主要人物是沈尧冰霍泽琛,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“陌上雪夜”,非常的有看点,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:沈萱可不满霍泽琛是个残废而拒绝嫁给他,无奈之下,沈家只好将养女沈尧冰嫁了过去。知道新娘变人,早就调查清楚的霍泽琛甚为满意。大婚当天,沈尧冰盛装出席,轰动全城。...
先婚误爱,民国大佬不经撩精品篇小说陈俐何景轩(已完结全集完整版大结局)陈俐何景轩小说全文阅读笔趣阁 陈俐 | 资讯 网文大咖“陈俐”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《先婚误爱,民国大佬不经撩》,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,陈俐何景轩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,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:  陈俐眼疾手快地扶住我,“我就知道告诉你,你会心急,可想了想她是你的朋友,你也该知道这件事情。   可是为什么呢?   我怕惊魂未定,想了许久也没有...
最新小说
完整篇章怪谈入侵:她靠隐藏规则杀疯了 绚丽儿 | 悬疑惊悚 小说《怪谈入侵:她靠隐藏规则杀疯了》,现已完本,主角是田麦许方,由作者“绚丽儿”书写完成,文章简述:”女人接过她提过来的衣服,随手摸了摸,才笑着说:“星星懂事了,好好做作业吧。”女人又顺手拿起垃圾桶的塑料袋,才满意的走了出去。田麦乖巧的目送女人出去,而在别的直播间血腥杀人的女人,在田麦这里,就像真是一个好妈妈一般,离开时还礼貌的给田麦关上门。……龙国观众:……其他国观众:……就这?就这?血腥呢?虐...
畅读精品宣布封心锁爱后,我遇上了心动对象 隔胳呜呜 | 都市小说 《宣布封心锁爱后,我遇上了心动对象》是作者 “隔胳呜呜”的倾心著作,苏白粥洛野是小说中的主角,内容概括:“沈乔兄。”洛野佩服道:“是我小看了南方人,没想到你才是隐藏大佬。”“酒量好,有时候未必是一件好事。”沈乔默默说着...
暴打奸夫被判刑,出狱后我杀疯了全本阅读 崔有道 | 小说推荐 长篇小说推荐《暴打奸夫被判刑,出狱后我杀疯了》,男女主角王友德魏三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,非常值得一读,作者“崔有道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几天后,妻子再次联系我,哭着想和我见个面。我想了想岳父的那个视频,于是同意了。妻子这几天来憔悴不少,见到我后收起眼泪,给我点了一支烟。她笑着说道:“我听说你的事了,八年不见,你从之前的小秀才变成大力士了...
种田发家:农门婆娘心狠手辣精品推介 恋小爱 | 穿越重生 主角齐妙刘成出自穿越重生《种田发家:农门婆娘心狠手辣》,作者“恋小爱”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,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,主要讲述的是:”梁金山忙不迭点头。齐妙再旁看着,听他们之间的谈话,对这个异世的物价,又有了新的认识。这样的房子三两银子,看起来物价不是很高呢。孙师爷交代完梁金山,拽着齐妙去到一旁...
畅销书目新婚后,病秧子相公他长命百岁了 三二五 | 古代言情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《新婚后,病秧子相公他长命百岁了》,是以姜云韶孟世子为主要角色的,原创作者“三二五”,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:难道要跟着殊儿一起骗人吗?她头痛地望了一眼啃着包子皮一脸得意的沈云殊,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装作羞怯,冲姜夫人轻轻点头。她低声说,“嗯……有倒是有这么回事,不过,那老道士破衣烂衫疯疯癫癫的,说的话未必就准,也许他是想讨口水喝,随口说的吉祥话呢。”姜夫人连忙说,“可不能这么说!人家真正的高人才会这样洒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