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独歌(吴距朱珠)完整版小说_免费阅读全文我不独歌吴距朱珠

很多网友对小说《我不独歌》非常感兴趣,作者“不吃橘子吗”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吴距朱珠身边发生的故事,概述为:“妇科圣手”“音乐鬼才”穿越被送满级大号,什么?我是京城第一纯爱?文武双全?那不好意思,我才不想和你们宫斗,摆烂是我唯一的选择,且看大承顶级官二代如何纵横四海。…

我不独歌》是网络作者“不吃橘子吗”创作的军事历史,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吴距朱珠,详情概述:额…..就是有点味儿了。再缓过神一看,我记得我昨天没玩角色扮演啊?而且我也不喜欢这个款式的啊。制服牛仔裤他不香吗?我这是搁哪呢?吴惧在懵逼的同时戳了戳身边的“狐臭女孩”:,“喂,你是叫啥来着?甜甜?小美?思思?醒醒啊大佬,我喊错了?夫君,你醒了吗,我这就给你打水去洗漱”。“狐女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…

我不独歌

精彩章节试读

吴惧稍稍拍了拍沉沉的脑袋,鼻尖传来的浓浓酒味和骚臭味,令他的头更加昏沉。

我记得昨晚的女孩没狐臭吧???难道是她尿裤子了?… 不能吧..不对,难不成是我自己尿床了?我记得也没几个菜啊,我怎么喝成这样。

吴惧除了喜欢带带女孩子回家、晚上睡觉不洗脚、偶尔早上不刷牙、每个月赚不了几个钱之外也没什么缺点了。

稍微晃了晃脑袋,吴惧看了看四周,龙凤被,鸳鸯枕,八个平米大床房,边上还躺着个美娇娘。额…..就是有点味儿了。再缓过神一看,我记得我昨天没玩角色扮演啊?而且我也不喜欢这个款式的啊。制服牛仔裤他不香吗?

我这是搁哪呢?

吴惧在懵逼的同时戳了戳身边的“狐臭女孩”:,“喂,你是叫啥来着?甜甜?小美?思思?醒醒啊大佬,我喊错了?夫君,你醒了吗,我这就给你打水去洗漱”。“狐女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。

还没等吴惧回答,洪流般的记忆片段如针扎一般扒开大脑强势插入。

吴距,字不畏,大承王朝钻石富二代,京兆府第一纯爱,武力值超群。其父吴狄:大承六部历史上唯一入内阁的户部尚书,官拜一品,封武英殿大学士。其母:无。等等? “感情是家父张二河”? 家母…..我没妈!!??? 还字不畏呢,怎么不字悟空啊。武力值超群?记忆里怎么没有一招半式啊??!身体这么好怎么嗝屁的??

众所周知,背景越猛,越费脑子,说不定还有几个弟弟争家产,几个姐姐搞内卷,和皇上抢女人,和太子抢皇位。摆烂还不行,还会有几个老家伙当npc给你加难度。拜托我只会把妹不会宫斗啊。

稍微揉了揉太阳穴,狂涌上来的记忆,顺带着血管里由酒精带着冲刺的血液冲击着大脑,实在是太难受了。“靠,开局就送大礼包!之后还是要氪金。”

“没想到重生了,还是不能逃过别人的摆布”。可是我为什么会在结婚的时候嗝屁?不是说京城第一纯爱?”吴距努力整理起了自己的记忆。

吴距自小没有母亲在身边,父亲专门请了五品武者教他习武,承鹿书院大儒教他读书,但由于缺乏母爱,吴距便视乳母为生母,为此,偏房的几个同龄少爷也没少嗤笑他,他依然不为所动。只有同为青梅竹马的乳母的女儿他格外珍惜并视为痉挛。

索性吴距天资还算不错,18岁那年就已入武者九品,便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,这所谓的豪门恋母丑闻也在尚书大人的压迫之下无疾而终。也是在他18岁这年,大承开新科,身为朱紫贵二代,理所当然的拿了个不前不后排名的进士,也算文武双全了。

“我用鼻毛都猜的到,边上这个狐女肯定是哪个大佬的女儿,政治联姻,估计我那个初恋肯定被送到哪个按摩院了。”吴距嗤之以鼻,以他前世的平平无奇的电视剧经验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。

事实上也确实如此,女孩叫朱珠,昨晚父亲强行将他绑入洞房,只因为权倾朝野的大将军朱权指名道姓请皇上赐婚他,官瘾很大但是面子不大的父亲也乐见其成,能傍上大承第二粗的大腿那不是泼天的富贵?于是乎就有了强行灌酒送入洞房的一幕,吴距本人被几个府里的护卫高手灌下酒送入洞房之后羞愤至极,脑门充血嗝屁了,边上那“狐女”还以为他喝醉了,索性也喝了一杯酒躺在了床上,殊不知酒里加了散功粉,寻常女子哪里受的了这个,于是乎两人一起不醒人事。

“好家伙我还是个脑溢血”。吴距抬头看了一眼正在慌张不知所措找水的女孩。“你别说,这女孩子还挺好看,虽说不是丹凤眼,但双眼皮下的两颗眼珠子明晃晃的,中分刘海齐齐的梳在鬓角两侧,上突下翘,穿着凤冠霞帔手忙脚乱、皮里哐啷的走起路来还挺可爱。”

“哎 哎 那是夜壶,你家装水的壶长这样?”吴距连忙叫住了她。“漂亮还是漂亮,8分,可能就是脑子不太好,嗯,得治”

“哦 我不知道,在家里都是小翠帮我打水的呀,夫君对不起,我马上去找。”女孩说着就朝门走去。

“啊不用了不用了,来,你刚才叫我什么,再叫一遍给我听听。”吴距一脸坏笑着边说边拉住女孩的手坐到了床边。

“夫、夫君,”感受到吴距手上的捏揉女孩显得明显不自然,确又未将手抽出。“夫君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,我知道,我身上的顽疾让人生厌,可..可这也不是我愿意的,我也想有个正常的身体,也想和人家亲近,从小到大别人都说我得了怪病,父亲请了很多医生也没有把我治好,连太医都说此病无药可医,只有吴距哥哥你愿意和我一起玩,现在你也不要我了,我….我死了算了”。说着女孩刚刚因为害羞红起来的脸蛋上马上就要挂起两颗泪珠,抽身就要离开床塌。

吴距一愣….不是说联姻都是绿茶?青梅竹马才是真爱吗?这也不像啊… 说话间吴距加大了手上的力度:“那个… 小猪猪啊,别走啊,今天咱大婚之夜,老公保证给你把你的病治好,不用担心,老公也从来没有嫌弃你呀”。

“夫君…老公是为何物啊,是哪位德高望重的长辈吗,为何他也不嫌弃我,但朱珠不认识他呀。”朱珠疑惑的看向吴距。“夫君,其实不管这位大人是谁,只要夫君不嫌弃我,我便知足了,不求给夫君生儿育女,只要能呆在夫君身边就足矣,夫君千万不要赶我走”。

吴距属实被这一连串的夫君叫的心花怒放。按道理狐臭在虽然也算一种较为棘手的病,但也不是没有根治的办法,只是这里也不知道医疗条件怎么样,作为前世妇科副主任医师吴距也不是没有办法,也遇到过好几个这样的病例,为了摆脱父母的控制,堂堂首都医科大学的博士生居然选择了妇科,好不容易当上个副主任,眼看前途无量的吴距,毅然而然选择了辞职玩音乐,不过专业方面还是绝对过硬。

吴距一把搂过脸红耳热的朱珠:“珠儿呀,你听夫君说,这种小病无关紧要,怎么能影响夫君对你的爱呢,给我一个月,夫君保证把你的病治好”。朱珠眨巴眨巴的大眼睛充满神采的望向吴距,随后眼里的光又暗淡。“我知道夫君是安慰我的,不过这样也很好了,只要夫君愿意安慰我,不嫌弃我,珠儿就心满意足了”。朱珠转过头来靠在吴距的肩膀上。吴距虽说绝对不是正人君子,确也不是一个乱来的人,怀里的女孩一看就涉世未深让人想入非非,但吴距还不知道接下来有怎么样的麻烦。

“朱珠呀,时候不早了,你先休息休息,为夫还有件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听完吴距的话朱珠乖巧的钻进了被窝,这个时代的女孩子14岁便可出嫁,朱珠刚满14岁便被嫁到了吴家。

“该死啊,这么小的女孩还是让我突破不了心里的道德底线啊!罢了,咱还有件事情要做”。吴距起身四处打量了一下。“系统?”沉默了片刻,偌大的卧室响起回声。

系统不搭理他。

“系统…系统爸爸,芝麻开门?你出来啊”。吴距的声音带着些许试探。

除了珠儿的呼吸声,全场寂静。

没有?我靠!脑子里除了记忆什么文韬武略都没有!我还京城第一才子第一纯爱!

这意味着他几乎没有任何底蕴,要知道记忆中的自己是个文武双全的京城四少之一,结完婚干嘛?大承规定,已婚或弱冠男子行完礼之后七日,必须服兵役,期限也为半年,服役期满可按军功晋升或返乡,按照平常来说也只不过是给正规军队打打杂,可今年大承可是要攻占临国大丰,以对大丰的挑衅作为回应,要知道打仗,可是要死人的,何况今年大丰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竟然屠了大承边境一座小城,皇上龙颜大怒,是必要将大丰从版图上抹除!

罢了,我九品练体巅峰!身体素质好的吓人。额…. 高血压应该没有了,靠家族。

吴家虽然为高门大户,但大承朝野素来文弱武强,大将军的大女婿….战死沙场….二女婿…..战死沙场… ??? 三女婿,不行我可不能战死沙场。

妇科医生.. 医生?? 军医不用上战场!!或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,看着已经酣然入睡的朱珠,吴距走到梨花桌前提起了笔,《论持久战》!。

上辈子虽然被家庭束缚,当院长的爸爸经常没给过自己一个好脸色看,母亲在家没有工作索性天天给自己相亲结交权贵.所以自己才出来选择妇科,夜夜笙歌,

想来应该是精力衰竭而死,老天爷赏赐了一次机会,莫不是看我死的太轻松了??

在古代,上战场受了伤基本就是嗝屁,医疗水平太差,加上后勤保障不得力,一点点小问题基本都是暴尸荒野,我要是能给他们救活,那不是再生父母?

这时,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看样子不像是家里能做主的人,毕竟高大上的人基本都是山崩于前面不改色。

“少爷,少爷。”透过门缝传来一阵钥匙入锁转动的声音。

一位面容清秀的小厮穿着一身家丁服有些急切的在呼喊。

吴距脑海里浮现此人的相关记忆。

自己的狗腿子,管家的私生子,何玉丰,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,暗恋乳母的女儿。

何玉丰急切地呼喊他:“少爷我偷拿了我爹的钥匙来救你啦,颖儿还在南山湖畔等你呢!咱们快走吧”。

颖儿自然是乳母的女儿,何玉丰还是个舔狗帮我和她牵线?想到这里吴距毫不犹豫放下了笔的起了身,他也想见识见识这位青梅竹马,稍有迟疑的望向熟睡在床塌的珠儿,便被一拉带三步的的走出了门。

由于恋母癖的关系,吴家除了何玉丰,其他人并不怎么待见吴距,至少在平日里偏方的弟弟妹妹不会表现出来跟他亲近,也只有何玉丰日日夜夜陪在他身边,要知道宰相门前五品官,跟随他老爹吴狄数十年、管理府里一应事物的张大管家除了吴狄指挥的动外,其余大大小小的偏房都不用给面子。

两人避开下人左转右转出了吴府,“小丰子,你说你爹姓张,你为什么姓何?”吴距脑海里并没有这方面的记忆,他上一世估计也是个闷葫芦。

“因为我是我爹的私生子啊。”何玉丰道

“管家还有私生子?”。吴距不解

“??? 少爷你是第一天知道这件事吗?我母亲原来是皇上的姑母啊”。何玉丰愣了一愣回答道。

“???原来张大管家还有这样的魅力”。两人边走边说。两刻钟之后便到了南山湖畔。

远远望见湖边的柳树底下站着一个婀娜的身影。“原来我艳福还不浅”?吴距内心暗暗窃喜,没等何玉丰开口,三步并两步走上前去,拍了拍女子的肩膀。

小说《我不独歌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2月13日 pm10:08
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pm10:08